新冠“复阳”之惑检测技术的精度与效率陷两难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一些出院患者复查时,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又变为阳性,简称“复阳”。“复阳”病例的成因、“复阳”病例是否传染等问题,引发公众高度关注。

2月2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表示,暂未发现“复阳”病例传染别人的现象。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此前表示“复阳”患者是否再传染别人,仍有待观察。

2003年“非典”肆虐时,邱其武刚刚踏上工作岗位两年,一腔热血的他自愿到疫情最严重的一线战斗;2009年甲型H1N1流感疫情来临时,他仍旧是那个勇敢的前行者;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任职湖北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病区副主任的邱其武,再次站了出来。

需排除“假阴性”因素

抗疫斗争,对每个人而言都是巨大挑战,而那些“最美逆行者”更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汗水和心力。一批积极向党组织靠拢的先进分子,以实际行动践行着入党申请书里的初心;他们强忍着泪水,拭去汗水,拖着疲惫的身体,顽强拼搏;他们在这场艰苦的战疫斗争中无惧无畏,百折不挠,淬炼成钢。

“入党一直是我的理想,在脱贫攻坚和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场,我深切感受到身边党员的先锋和模范作用,对中国共产党有了更加真挚的感情,对加入中国共产党有了更加坚定的决心,希望能以党员的身份更好投身到党的伟大事业中……”这是武汉协和医院肿瘤科医师、“扶贫博士”张瑞光连续一线工作14天后,深夜在隔离病房写下的入党申请书。

张笑春告诉新京报记者,从目前的临床经验看,新冠肺炎病毒可侵略人体多个器官,因此病毒可能存在于患者的血液、粪便、胸腔积液及脑脊液等地方,这就为多点检测方式指了路。张笑春认为,除了常规的咽拭子、肛拭子检测外,应结合患者临床症状决定核酸检测点,这样有利于防止取样不准、样本量不够、取样部位病毒含量不能反映整体等问题。不过和多种方式检测一样,大范围实行多点核酸检测,每次所需的检测时间会更多。

“对‘复阳’的现象,医院和个人是要注意防控,但也不需要太恐慌,更不要歧视康复出院的病人。”张笑春称,“我们有的是办法应对,只是在各个层面需要做好权衡,改善的空间很大。”

出院病例中,长沙市207例、衡阳市48例、株洲市73例、湘潭市36例、邵阳市100例、岳阳市139例、常德市80例、张家界市5例、益阳市59例、郴州市37例、永州市44例、怀化市40例、娄底市70例、湘西自治州8例。

2013年担任感染科护士长至今,吕桂芝一直在风险最高、工作量最大的岗位工作,工作认真负责,对待病人细致周到,曾多次被评为“市十佳护士”“市优秀护士”。如今,吕桂芝“火线”入党,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她将继续与同事们一起战斗在最前线。

这场战疫,没有硝烟,却危险重重,每一步都是负重前行。有这样一群凡人英雄,他们背负着责任和使命,在抗疫斗争中,浴火淬炼,经受考验,展现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的坚定信念。

作为入党积极分子,邱其武和同事们连轴转,每天工作到凌晨二三点是常有的事,坐诊、查房、确定治疗方案、隔离、进行心理辅导……同事们劝他休息一下,他拒绝了,“这时候,是最需要我的时候,累点算什么。”

到武汉后,杨丹被分配到重症监护室,接触的都是危重症患者。重症护理不分白天黑夜,工作量非常大,加上当时一线防护物资严重缺乏,她为了节省防护用品,工作时间尽量延长,经常几个小时不吃不喝,每班下来都是汗流浃背,接近虚脱。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中国民用航空局运行监控中心副主任孙韶华说,首都机场已经成为境外疫情阻击战的最前线。截至22日,民航已有7个目的地是北京的国际航班分别调整到呼和浩特、天津、太原,调整总体来说运行平稳。

除了严格随访机制,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认为,可以考虑延长出院患者的社区隔离及居家隔离时间。”康复者在解除医院隔离后,还需要在社区的隔离点隔离14天再归家,这期间能得到简单的医疗服务。这个时间或许可以考虑延长到2个月,甚至3个月,拉长观察的时间窗。“张笑春建议。

战疫前方条件有限,但宣誓仪式的庄严感和激励感丝毫不减。在医院走廊上,在交通路口的检查站,在物资运输车队的停车场,在社区出入口的检测棚……面对党旗,基层党组织举行简短而庄重的入党宣誓,这既是新党员光荣加入党组织的历史见证,也向每一位抗疫战士再次吹响了“冲锋号”。

据统计,截至3月2日,各省区市和部门(系统)共在抗疫一线发展党员9397名,其中,一线医务人员4919名,公安民警1559名,社区(村)工作人员814名,物资保供、市场监管、应急管理、交通运输、城管环卫、专门医院和方舱医院建设、新闻宣传等部门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2105名。这些新生力量在战疫中无惧风险、奋不顾身、日夜守望,与时间赛跑,与死神斗争,谱写出一幕幕英雄篇章,党组织因他们的加入而汇聚起更强的战疫力量,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坚强组织保证。

2月15日,劳累过度的陈锦王出现了头晕症状,但仍然坚守岗位继续工作。强忍病痛坚持了近一周时间,直到2月22日被诊断为脑动脉瘤破裂出血,陈锦王被紧急送进手术室。由于表现突出,2月24日,陈锦王同志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方舱医院的医生同事心疼他不顾身体,陈锦王说:“上战场就要冲锋,当战士就要守战壕,我在这就应该做好我的工作,何况我现在是一名党员!”

海关总署卫生检疫司副司长宋悦谦说,海关总署已在全国范围内紧急调配专家组和专业人员支援有关海关一线,加强技术指导,并强化一线保障。截至目前,共有4个直属海关对11架次的入境分流航班开展了入境检疫工作,严格实施“三查三排一转运”,一旦发现“四类人员”,将在全部采样送检后第一时间移交地方联防联控机制妥善处置。

据各地公开通报,2020年2月中下旬至今,国内有广东、江苏、天津、四川、湖南、湖北等6个省份的疾控部门公布过“复阳”病例通报内容。此外,加拿大、韩国亦发现“复阳”病例。

2月27日,钟南山表示,新冠肺炎是新发传染病,还不知道它的传播过程,目前不能下绝对的定论。但是根据微生物的规律,一般只要患者身体里产生了足够抗体,这病人就不会再感染了。但这样的患者会不会再传染给别人,仍有待观察。

由于“复阳”病例多在解除隔离后的复检中发现,因此可以自由活动的“复阳”病例是否有传染性,成为“复阳”当下最受关注的要点。

“提速,提速,再提速!”那些日子,叶晖心里就只有这一个信念。作为国家电网武汉市蔡甸区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线路分公司负责人,入党积极分子叶晖得知公司将承担火神山医院建设任务时,第一时间主动请战。这是一次与时间赛跑的任务,所有施工方案都是分秒必争。从指挥车辆进出到合理选择设备吊装地点,从监督现场施工作业到管控流程,他穿梭在各个施工现场,事无巨细、不知疲倦,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刚硬汉子。1月31日23时49分,火神山医院正式通电,此时距他进入工地整整9天8夜,这也是几乎没合眼的9天8夜。

现有重症病例中,长沙市3例、株洲市2例、邵阳市1例、娄底市2例。

“复阳”患者是否传染暂无定论

在徐海波看来,康复出院病例的核酸检测呈阳性,可能说明部分康复者体内仍携带有病毒,但是否有传染性仍未清楚。

新增出院病例中,长沙市6例、湘潭市1例、岳阳市2例、郴州市1例、永州市1例、娄底市2例。

刘海涛建议,外国旅客要慎重选择北京首都机场直接过境转机前往第三国的行程安排,如确需经北京首都机场转机,要预留充足的转机时间,以免错过中转出境的航班。

火线:经“火线”战疫,在“火线”入党

2月27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研究人员发布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上的一篇论文,从研究角度揭开“复阳”现象的一角。论文以4例新冠病毒康复者为观察样本,这4名康复者在出院5至13天后,核酸检测呈阳性。4人皆为医护人员,疾病的严重程度为轻度至中度,年龄范围为30至36岁。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护士长陶连珊,大年初一随江苏支援湖北第一批队伍出征,第二天一大早借了把剪刀剪掉长发,初三50岁生日那天送给自己一份特殊生日礼物,郑重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像党员那样去战斗,一直是我的梦想。”2月19日,陶连珊光荣入党。

从武汉市第一医院到武汉市第五医院,继而进驻雷神山医院,又回到武汉市第一医院,2个月来,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范学朋四换阵地担重任,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不讲任何条件,没有任何怨言,忘我的投入到与病魔的斗争中。经“火线”考察、“火线”批准,2月20日,范学朋宣誓入党。

“小铁人”,这是患者给海南省中医院手术室专科组长陈锦王起的“绰号”,进驻江汉方舱医院后,由于防护服紧缺,他经常连续工作10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2月25日,广东省疾控中心副主任宋铁称,广东省内出院患者出现“复阳”现象的比例约14%。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ICU主任李粤平称,他们在对出院病例随访时发现了13例“复阳”患者。

冯钟在2018年11月被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疫情发生后,冯钟主动请战,他和同事们克难攻坚,以一家销售伪劣口罩的药店为突破口,上溯源头,下查动向,开展全链条打击,保护群众生命安全。

2月1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用核酸检测确诊是正确的,但还要看取材,如果采样不准确,会造成很大的结果差异。

3月5日,论文作者之一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教授徐海波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应如何调整出院标准应对“复阳”,目前还没有找到更有效的方法和标准。

战疫前线,每个基层党支部都是一座坚强的战斗堡垒,每一名党员都是一面精神旗帜,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更加坚定了身边人的战斗信心,党组织的精神感召如同磁石一般凝聚着周围抗疫“战士”的战斗力量,团结带领广大党员干部群众一起英勇斗争。截至目前,全国共有31.5万人在上一线前或在抗疫一线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你是否要下车?如果下车,暂时就回不去了。”列车到达武汉前,乘务员反复询问。“若一去不返,便一去不返!”中建三局安装公司工业设备安装经理部水暖工长李旭阳答道。大年三十,这名与疫情赛跑的年轻人由老家返回武汉参与医院建设,在身边党员干部的带领下,从火神山到雷神山再到方舱医院,辗转三个战场,为病人抢占生机、与病魔顽强搏斗。在施工一线的他提交了入党申请书,以无悔于青春的实际行动接受党组织的考验。

据国家卫健委检验中心信息,在咽拭子在口腔和鼻腔取样中,由于新冠病毒主要是在肺的深部,离大气管较远,感染者又较多干咳、痰液不多,所以上呼吸道病毒含量相对较低,增加了“假阴性”的出现概率。

“假阴性”,成为患者在出院或解除隔离前扰乱诊断的重要因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五版)》附录的新冠肺炎实验室检测技术指南,对标本采集的种类、方法、包装和保存等都有严格要求,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假阴性”。

最早可查的“复阳”案例可追溯到2月14日,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夫妻二人在出院14天后双双“复阳”。他们分别于1月29日及1月31日出院,临床诊断为已经痊愈。但出院14天后,两名病例的鼻咽拭子检测结果均为阳性。

春节期间,接到紧急任务,连行李都没来得及带的吕桂芝就开启了抗疫“旅程”。每晚11点去看望每一个队员给她们加油鼓劲,早上第一个起床准备早餐,照顾患者、巡楼、病床护理指导,每天200多个电话的对外联络与沟通,4个多小时的睡眠,这就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潜江市中心医院感染科护士长、第一梯队负责人吕桂芝的抗疫日常。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关键时刻冲得上去、危难关头豁得出来,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在战疫一线,一大批抗疫“战士”的请战书就是申请书,他们把初心落在行动上,把使命担在肩膀上,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舍生忘死,冲锋在第一线、战斗在最前沿。在严格把关之下,他们“火线”入党,为抗疫一线党组织带来新的战斗力量。

确诊病例中,长沙市242例、衡阳市48例、株洲市80例、湘潭市36例、邵阳市102例、岳阳市156例、常德市82例、张家界市5例、益阳市60例、郴州市39例、永州市44例、怀化市40例、娄底市76例、湘西自治州8例。

截至3月5日24时,湖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018例,累计报告重症病例147例,现有重症病例8例,死亡病例4例,出院病例946例,在院治疗68例。其中:

3月2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广东省驰援武汉医疗队远程视频连线,钟南山院士领誓,为坚持奋战在抗疫一线的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徐永昊和驰援武汉汉口医院的内分泌科护士李颖贤两名同志举行“火线入党”宣誓仪式;

3月4日,国家卫健委公布的第七版诊疗方案中,出院后注意事项也有所修改。考虑到有少数出院患者出现核酸检测复检阳性的问题,为加强对出院患者的健康管理和隔离,将“应继续进行14天自我健康状况监测”改为“应继续进行14天的隔离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这意味着出院患者出院后,仍需接受医护人员进行健康状况监测,与此前的自我检测相比严格程度有所提升。

张笑春建议,条件成熟时可以采用多点核酸检测、多种检测方案互补的办法,从出院环节和隔离期间着手,遏止“复阳”病例的增加。

2月28日,新京报记者从江苏省徐州市疾控中心获悉,27日,该市有1例出院病例核酸复检阳性(无症状)。在复检阳性3天前,该病例刚解除隔离归家。

有患者入院后排除了重新感染病毒的可能

3月5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告诉新京报记者,各地增加的“复阳”现象,反映出目前新冠肺炎检测技术精度和效率的两难,也反映出医学界对于新冠肺炎病毒仍在加深认识的过程中,“这个过程注定不会容易”。

2月11日,武汉市蔡甸区人民医院吴晴兰、方妮2名抗疫一线医护人员面对党旗庄严宣誓,成为预备党员;

我们的民族,每到艰难困苦之际,总有人拆下肋骨当火把,擎过头顶照亮前行的道路。在这场战疫中,广大党员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让党旗在斗争一线高高飘扬,他们的精神力量感染了身边的抗疫“战友”,更多人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汇聚起更强大的战疫力量。

2月22日上午,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主任医师张复春则在发布会上建议,出院病人依然要做好居家隔离,在家进行分餐制。据其称,有病人出院两周后又出现阳性,目前对病期以及带毒时间还不清楚,为此要求所有患者两周、四周后回医院随访。

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中,新冠肺炎传染源主要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患者,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五版)》则显示,新冠病毒感染者除临床症状消失外,还必须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样间隔至少1天),才可以判定治愈出院;此外,核酸检测结果阴性不能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需要排除可能产生假阴性的因素。

2月25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ICU主任李粤平也在广东省疫情发布会上介绍,虽然“复阳”病例的核酸检测呈阳性,但从技术上很难区分是活病毒还是死病毒。所以对于病毒的防控,仍需严防死守。

“这就是精度和效率的矛盾。”张笑春认为,“全国待查人数太多,要做大范围排查,实在很难兼顾。”

对于海南的“复阳”病例再次出院的经验,海南省人民医院疾控办负责人、感染科副主任吴彪介绍,“复阳”患者再次住院后检查发现患者体内已产生IgG抗体,同时IgM已阴转,排除了重新感染病毒的可能。海南省人民医院在符合国家卫健委出院标准的患者出院前,会对其进行全血、粪便的核酸检测,确定全阴性后方可出院。医院将加强对出院新冠肺炎患者跟踪随访,按属地疾病控制中心指定场所统一实施为期14天免费的康复隔离和医学观察。

“95后”的北京天坛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护士王皓在一线写下了入党申请书,“无论是在备勤过程中,还是正式上岗后,共产党员们冲锋在前的身影令人感到震撼,这不仅仅是一名医者的责任,更是一名党员坚定信念的践行。以身边的党员为榜样,我也有了克服一切困难的决心。”

加拿大安大略省卫生厅医学微生物学负责人凡尼莎·艾伦(Vanessa Allen)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在“复阳”病例的检测样本中发现了一些遗传物质或病毒物质残留,但目前还不能从这些残留物质中确定病毒的存活状态,也暂不明确“复阳”患者是否仍有传染性。

感召:每个党员都是一面旗帜、一枝精神的桅杆

研究人员在论文结论中称,可能需要重新评估当前的出院标准、解除隔离标准及患者管理问题。

国家移民管理局边防检查管理司司长刘海涛提醒,准备从北京首都机场直接转机前往第三国的外国旅客注意,行程会因此发生变化。请充分考虑航班要在第一入境地点经停,并办理入境手续和入境检疫的因素,为转乘下一航班预留足够的转机时间。对于不能在北京首都机场直接转机出境的外国旅客,中国的边检机关将做退运出境的处理。

淬炼:抗疫一线是考验入党初心的大熔炉

2月24日,武汉市江岸区长村街道长湖地社区网格员吴兴“火线”入党;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公安民警、社区工作者中涌现出一大批先进分子。他们一贯表现好,都是工作中的骨干,在抗疫一线事迹特别突出,有的之前已被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有的刚刚提出入党申请,在战疫“火线”,他们面向党旗庄严宣誓,成为党组织的新生力量;还有更多同志,因身边共产党员的精神感召郑重提出了入党申请。

当下“复阳”病例的传染性认识,与目前全球医学界对新冠病毒的认识一样,依然处于探索中。

受制于检测需求对新冠病毒本身的研究进度,目前各地对“复阳”现象采取的措施较为有限。各地疾控部门的公开资料显示,各地仍以加强出院患者随访、加强健康状况监测等后发式的干预手段为主。

“我们还在研究中,还没有新的结果,有结果会及时公布。目前按照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方案执行是最好的。”徐海波称。

张笑春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目前常用的两种核酸检测方式为肛拭子、咽拭子核酸检测,采用原因是它们高效且方便操作,适合有当前有大量核酸检测需求的状况。但是,这两种方式取样局限性较大:“病毒可能不在咽部和肛门,在其他的身体组织中。加上出院患者体内的病毒量较少,操作上也可能没能取到,实际采到的样本中更少。还有试剂盒敏感度、患者身体差异等干扰因素,因此容易显现出‘假阴性’。”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介绍“复阳”情况。 央视新闻截图

3月1日,海南省政府官网消息,海南首例“复阳”患者再次出院。目前其体温已恢复正常5天,咽拭子、粪便核酸连续2次(间隔超24小时)检测均为阴性。

第七版诊疗方案中的出院标准。 国家卫健委官网截图

根据民航局、外交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海关总署、国家移民管理局22日发布的联合公告,12个指定的第一入境点为天津、石家庄、太原、呼和浩特、上海浦东、济南、青岛、南京、沈阳、大连、郑州、西安。

2月5日,在火神山医院工地现场,武汉建工集团三名年轻建设者在鲜艳的党旗下,庄严宣誓,成为预备党员;

连续奋战14小时,成功斩断一条59.5万只伪劣口罩的销售链,抓获两名黑心销售商……这是湖北麻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冯钟和同事们的抗疫“成绩”。

从患者出院当日起至出院后12周,为出院患者设立第4周、第8周、第12周三个返院复查节点。重点复查血常规、血生化、指脉氧、新冠病毒抗体、多部位核酸、胸部CT等项目,开展健康指导和健康状况监测,实现全流程管理。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6942人,已解除医学观察26771人,尚有171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就这样,一个个抗疫战士,他们平日里便是岗位上的先锋,在“火线”经受灵魂的洗礼和非凡考验,更见真心和信念,更显忠诚与担当,经过党支部研究同意、上级党组织批准,在严格把关之下,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

论文显示,其中一名患者出院前接受过两次核酸检测,结果皆呈阴性,CT也显示其肺部病灶明显吸收好转,因此被安排出院。该患者出院后接受严格的居家隔离,并持续服用奥斯他韦类药物近一个月。2月初,该患者准备复工前再次接受检查,CT结果显示正常,但首日核酸检测结果呈弱阳性,次日复查结果呈阳性。

死亡病例中,长沙市2例、邵阳市1例、岳阳市1例。

海南省人民医院疾控办负责人、感染科副主任吴彪认为,达到国家出院标准后出院的患者,理论上机体处于康复过程,机体存量病毒处于清除过程。如果出现恢复期核酸检测呈阳性,只要通过临床综合判断不是疾病复发,它也不会构成很大的威胁,成为新的传染源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小的。

“复阳”可追溯至2月14日

在张笑春看来,核酸检测只能给出感染定性参考,而CT影像检测直观反映肺部情况,一定程度上能够和核酸检测互为补充。张笑春称,在条件逐渐成熟时,“两管齐下”甚至“多管齐下”,用多种方式做出院前的检测,相信能有效减少后续“复阳”病例的增加。

张笑春则认为,“复阳”可能源于病例出院接受检测时体内病毒量较低,未达到核酸检测阳性的程度,因此未能被检测出来;出院后,其体内病毒有所繁殖,病毒含量增高到能被检测出阳性。这说明病人在隔离期后,体内的病毒仍有一定活性,因此防范“复阳”病例传染性非常有必要。

疫情阻击战打响以来,各地各部门(系统)共有3451人“火线”申请被批准入党,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有着过硬的本领,无私的精神,顽强的斗志,时时刻刻以一名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我请求支援武汉。我是急诊科的医务人员,从事护理工作8年了,我去最适合。”除夕夜,浙江诸暨市中医医院急诊科副护士长杨丹向医院请求驰援武汉时的话语平静而坚定。自疫情发生后,作为入党积极分子,杨丹义无反顾报名驰援前线。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中华民族历史上经历过很多磨难,但从来没有被压垮过,而是愈挫愈勇,不断在磨难中成长、从磨难中奋起。在这场战疫中,广大党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冲锋在前、顽强拼搏,充分发挥了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先锋模范作用,带动并吸引更多新鲜力量团结在党组织周围,涌现出一大批先进分子,形成了抗击病魔的强大合力,相信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郭燕红在2月28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冠肺炎病毒是一个新病毒,它的致病机理、疾病的全貌和病程的特点还需要进一步加深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