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箱即用的KubeSphere让企业专注于“用”而非“怎么用”

(魏德龄/文)直观的图形化界面、简单易用、专注于使用是目前主流手机、电脑操作系统的不二法则。对于企业而言,在云原生落地的过程中,Kubernetes作为云原生最基础的支撑平台,就像一套繁杂的万能工具箱,使不少技术人员将时间迷失在了怎么使用工具上,KubeSphere作为Kubernetes之上构建的分布式操作系统,通过美丽的界面与极简的人机交互,让企业用户可以从此专注于“用”,而非“怎么用”。

万能工具箱能用却不高效

目前,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接受山东医疗队救治的患者有200多人。

假如把Kubernetes比喻为一套万能工具箱,汇聚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它也就像是生活中所购买的万能工具箱一样,并非有了工具箱,使用者就学会了修电脑、修手机、组装家具、或是维修家中的水电设施。在面对不同应用领域的时候,同样需要进行学习。而学习成本高昂、工具使用与环境配置精力消耗大、运维负担重也正是使用Kubernetes自建平台过程中所面临的问题。

本着“用户为先”的理念,青云希望通过社区推进KubeSphere的发展。在2019年,KubeSphere在线下活动及线上GitHub开源社区获得的反馈来看,用户对于多集群与项目管理呈现出了较大需求。原因在于Kubernetes正在向统治一切基础设施的方向迈进,Kubernetes集群规模将越来越大,一个集群已经承载不了企业现有的业务,企业会拥有多个集群,分布式的管理这些业务。

本来生活网架构负责人陈杰就表示:“使用了 KubeSphere 后最大的感触就是这个平台是企业的福音,它可以帮助那些缺乏足够的研发和运维能力的公司完成容器化的迁移。KubeSphere目前的版本已经比较稳定,可应用于生产环境之上。它的优点是:美丽的界面,极简的人机交互,一体化的设计,让运维人员不用从0开始构建K8s(Kubernetes)。 ”

未来的云原生市场中,也许就像现在的手机、电脑市场一样,越来越多用户正在依赖着拥有图形化界面、更简单易用的Android、Chrome OS、Ubuntu,但甚至可能都不知道何为Linux。更简单高效的KubeSphere也让更多企业不再困扰于Kubernetes中的海量工具,开始专注于“用”,而非“怎么用”。

患者是名21岁的年轻女性,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人,入院后经过近8天救治,目前发烧、咳嗽等临床症状已完全消失。经过两次严格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并且患者自身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经过评估已达到了出院标准。

上周,KubeSphere容器平台产品经理于爽对外分享了KubeSphere在2020年的产品路线规划,KubeSphere将会持续帮助用户追赶加速云原生的速度。预计在2020年3月会推出KubeSphere 3.0版本,针对不同的企业业务场景进行加强,除了支持多集群外,还会支持网络租户隔离、计量、GPU可观察性,对接vGPU的功能。同时在2季度至3季度还会在公有云上交付更多围绕容器、Kubernetes、云原生的功能。

于是,青云QingCloud的开发人员便希望能够让Kubernetes真正的实现开箱即用,让企业用户打开的不是一个碎片化的工具箱,而是可以聚焦业务应用、所有功能体验围绕应用设计的箱子。2018年4月,KubeSphere的第一行代码在GitHub上开源。后续在2018年7月发布KubeSphere 1.0,借助青云的CIC大会正式发布。2019年4月,以“大道至简”为主题发布了KubeSphere 2.0版本。2019年11月发布的2.1版本中又提供了更多新的企业级功能。

医生叮嘱该患者出院后,居家休息,改善饮食,让身体得到一个充分的恢复。这样过两个星期之后,再做一些简单的检查,比如肺部CT、血常规、肝功能、肾功能的检查,看看最终的恢复状况。

另一方面,目前Kubernetes的用人成本也较高,相关技术人员的薪资在每月3-5万元,搭建运维这样一套碎片化的平台则需要2-3人。但对于企业管理者来说,如果让技术人员的工作时间消耗在琐碎的技术问题上,无疑也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

众所周知,Kubernetes已经成为了云原生落地的事实标准。原因是一方面进入数字化转型2.0时代后,企业为了应对业务模式非常频繁的变化,会从原来的云模式变成云原生模式。根据Gartner的估计,到2020年,大概有75%的全球化企业将在生产中使用容器化应用。另一方面,凭借容器可跨基础设施、标准的开发架构与API、快速的版本演进、开发与运维的良好整合、构建相对简单等特性,让Kubernetes成为了云原生最基础的支撑平台,使全世界的云原生都开始用Kubernetes来交谈。

KubeSphere是在Kubernetes之上构建的分布式操作系统,是用于数据中心的、可插拔的企业级多租户容器平台。也就是说KubeSphere与Kubernetes的关系,就相当于红帽、Ubuntu与Linux内核的关系,它的用户群体定位于服务企业,包括中小企业及大型企业组织。

目前在社区中更是把KubeSphere称之为云原生的全家桶,支持DevOps、微服务架构、应用跨平台一键部署的核心功能开箱即用,同时还拥有健壮的容器基础设施与企业级增强特性。在2019年,KubeSphere受到了社区用户的喜爱与强烈关注,并已经加入CNCF社区。截止2019年12月底,GitHub Star数达2000多,贡献者22个,已发布Releases有6个,被Forks 319个。自2019年5月开始,KubeSphere 2.0及后续版本的累计下载量超10000次。

KubeSphere 4.0版本中将会向运营计费场景进行靠拢,通过可插拔的方式构建一个完整的业务形态,从而在KubeSphere上实现类似应用商店的概念,让用户只要打开就可以使用或整合。同时还会提供AI模型市场,把青云的AI算法、第三方AI算法,通过市场提供给最终用户。

出院患者王女士感谢医生和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照顾,并鼓励其他患者能够有信心积极配合治疗,多吃饭,增加自己的免疫力,希望他们早点出院。

青云打造的KubeSphere让平台归平台、应用归应用,可让每一步操作更专注于任务本身,可提升服务发布流程操作效率40%,更容易理解的界面语言可降低用户认知学习成本50%。例如KubeSphere的多层级全维度监控中,采用了类似上帝视角的基础页面,实现统一认证整合;可视化微服务治理中,如果需要添加服务,通过监控数据,可自动生成服务拓扑图,并可直接进行熔断、负载均衡等操作。整个过程中,业务运维人员不需要去考虑背后的原理,也不需要进行单独的学习。

今天下午15点15分,简单收拾之后,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从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病人通道走出,由当地120负责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