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爱网“互联网+公益”婚恋服务获广东十佳网络公益团队称号

珍爱网获广东十佳网络公益团队称号,党建+公益婚恋新模式

公益是人间的温暖,更是企业的责任。由广东省委网信办、广东省文明办、广东省民政厅联合主办的“南粤大爱,网结同心”——2020广东网络公益宣传推广活动总结会于11月24日在广州举行,珍爱网公益项目团队荣获“2020广东十佳网络公益团队”称号。据介绍,珍爱网公益项目团队是在珍爱网党委引领下成立的公益部门,作为本次大会获奖的唯一的互联网婚恋服务企业团队,珍爱网在民营企业创新发展出的“党建+公益”模式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会后,珍爱网公益项目团队负责人付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将互联网融入公益事业,是当下公益发展的趋势,我们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充分发挥企业互联网优势,在党建引领下,公益为媒,为更多的单身青年成就美好姻缘。”

方方家住武汉市江岸区劳动街,爸爸之前因脑溢血去世,2月6日,她的妈妈、外公、外婆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早在2019年3月,为了解决青年人交友难、婚恋难的社会问题,在深圳市南山区组织部的指导下,珍爱网党委和深圳高新区党委等党群机构合作,共同打造“红色鹊桥”公益情感服务项目。通过“线上精准匹配、线上线下交友联谊、婚恋情感辅导、公益红娘一对一服务”的模式,为广大青年朋友搭建一个展示自我、结识朋友、播种爱情的平台。

本次会议以“疫情背景下公益组织面临的挑战和机会”主题进行研讨。在今年疫情期间,为响应国家“不出门不聚众”的号召,满足广大单身青年交友切实需求,在珍爱网党委引领下,珍爱网公益项目团队联合广东、江西等全国多个团组织,开启线上“云相亲”模式,吸引众多单身青年参与活动。为了向一线抗疫者致敬,珍爱网公益项目团队携手广东团省委联动全省21个地级市为援鄂医护人员开展白衣天使“微信云相亲大会”,“520致敬最美逆行者”线上千人相亲会,为单身医护人员寻找真爱,心有归宿。截止目前,珍爱网公益项目团队已经携手全国10个省级团委、33个地级市、区县级团委,举办线上+线下活动100多场,服务超50000多单身青年。作为广东网络公益的代表项目“南粤大爱,网结同心”已连续举办三届,创造了互联网公益的模式的创新,激发全民参与公益的热情,传递社会正能量。

自从爷爷离世后,小宏一直跟奶奶相依为命,可现在,奶奶因高度疑似新冠肺炎,也住院治疗,小宏独自留守家中。

2月5日,张令等到了医院的床位。幸运的是,那天在社区居委会、江夏区团委、区妇联的帮助下,明明也得以去酒店隔离。江夏区职中社区居委会的网格员夏芳称,当天他们协调安排了明明入住一家用于隔离密切接触者的酒店,派车把明明送过去。

郑先生懂得一些心理疏导的方式,现在每天陪孩子线上“吃鸡”(绝地求生)游戏半个小时,边打游戏边通话,郑先生会和小宏聊些其他事情,让他转移注意力。

结果显示,烘箱56℃及热电吹风30分钟后,对口罩的滤过截留功能均无显著影响;经热吹风30分钟后,病毒几乎完全被灭活,与没有病毒的对照标本相当。而烘箱56℃30分钟,由于标本外包有锡盒,未能完全灭活病毒。因此,研究证明:一次性医学口罩使用后,用电热吹风处理30分钟后可以再生,不影响其原有的功能。

2019年珍爱网党委响应粤海街道“扶贫手拉手,大爱心连心”的倡议,携手助力贫困群众,向对口帮扶的广西百色贫困山区捐赠爱心款,用于当地修建公路,命名“珍爱路”,帮助贫困群众加快脱贫致富步伐,迈向小康生活。

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张丁文感觉社区工作人员的工作已处于超负荷状态,让他们一对一地照顾孩子们,也不现实。

类似小宏的情况,还有多家,不少跟郑先生和何培蓉一样的志愿者,关注到相关情况后,接力救助孩子们。

携手团委助力青年婚恋社交

16:00-18:00  中国母基金第六届辋川论道(定向邀请)

“觉得孩子自己在酒店待着可能无聊,给她买了点零食。”夏芳说,因为孩子太小,除了嘱咐酒店人员多照顾问候明明,自己也每天都打电话,跟明明聊天,“我们每个网格员平时需兼顾社区里三四百个家庭,确实没有办法专门照顾孩子。”

此外,研究团队还测定过电吹风“高档”,一分半即可达到65℃。据悉,这是有关口罩再生研究中,联合病毒学与环境卫生学的跨学科实验研究的一次探索。“我们希望文章提供的实验数据,能对解决民用口罩紧缺有一定的缓解作用。”闻玉梅院士表示。同时,她特别叮嘱:“在非常时期,民间可以采取这一简便技术,但不适合于其他时期或医用单位。”(完)

自我隔离期间,小宏学会了做菜、刷碗、收拾房间,写完了寒假作业。

不同社区目前可给出的保障不同。以张令所在社区为例,所有密切接触者都需隔离在酒店,这是9岁的女儿明明获得照料的原因之一。

宋澜临住院前,给方方买了速冻饺子,还教她怎么煮。亲戚也帮忙找饭店做盒饭解决方方的午饭、晚饭,但新问题来了,骑手现在越来越少,“2月11日我们加价50元,等了40多分钟才找到一个骑手。”而12日起,武汉实行小区封闭管理,骑手进不去社区,宋澜不放心方方出到社区外,托方方的舅舅找了半天,最后托朋友帮方方把午饭拿到楼下。

在微博的超级话题“肺炎患者求助”中,有多条求助信息的内容,都是已经收治隔离的患者,请求志愿者帮忙照料独自留守家中的年幼孩子。

目前,红色鹊桥平台入驻单位达340家,注册用户8000多人,互相心动11万+人次;公益红娘牵线服务4217多单,成功牵线4528多人次;举办16场不同主题线下交友联谊活动,超过1000多人参加,现场牵手达141对。

2018年珍爱网党委捐款对贫困田西村的帮助,援建了“田西村卫生站”,为村民健康生活提供保障;对年久失修的“梅洞口”革命战斗遗址进行保护性的修复,建立“珍爱林”,进一步把该遗址进行拓展完善,并打造红色旅游资源,勉励新一代党员干部传承不畏艰险,奋勇前进的革命传统。

随着疫情防控的推进,更多人因确诊和疑似而被收治隔离,很多家庭只剩下孩子独自留守家中。这些孩子们的一日三餐怎么解决?起居安全如何保证?心理如何疏导?新京报记者近日采访中了解到,很多独居家中的孩子,由街道社区安排专人负责照顾,还有部分孩子由志愿者协助照顾,或是送到医院或隔离酒店。有多位志愿者建议,针对留守家中的孩子,可设置集中隔离区由专人照顾日常生活以及进行心理疏导。

脱贫攻坚,互联网大有可为。一根网线,一台电脑,一端连接供给侧,一端连接大市场,能够凝聚起脱贫攻坚强劲“网动力”。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就明确指出,“发挥互联网在助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更多困难群众用上互联网,让农产品通过互联网走出乡村,让山沟里的孩子也能接受优质教育。”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更应在“互联网+精准扶贫”上做文章。

崔丽是武汉本地的一位志愿者,2月14日中午到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照顾11个月大的林若希。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实习生 郭懿萌

中国母基金第六届辋川论道

志愿者张丁文所在的由近300名热心网友组建的“NCP志愿者总群”,最近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帮助来了百余名求助者。

小宏独自在家隔离,郑先生除了帮忙做好防护消毒,还买来生活用品。

疫情之下,小宏并非特例。

不过明明现在的情况,已让张令很放心,“她目前没有症状,酒店也每天都给她送水送饭、测量体温,他们照顾得很好。”

此外,珍爱网公益项目团队与全国5000+家机关事业单位、优秀企业合作,平均每年举办超500+场公益相亲联谊活动,帮助超过4.1万人寻找自己的幸福,交友活动平均心仪率超20%。

在婚恋服务之外,珍爱网在党建引领下积极响应号召,履行社会责任,以党建促扶贫,前往广东省连平县田源镇田西村进行对口扶贫工作。

奶奶入院,小宏作为密切接触者,虽无症状,但只能独自留在家中隔离。

志愿者接力照料独居儿童

“互联网+”暖风劲吹,脱贫攻坚更有底气。近年来,通过深入推进“互联网+教育”,农村偏远地区的孩子也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通过推进“互联网+医疗”,“智慧”化解“看病烦”与“就医繁”,在遏制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方面也是成效明显。最为明显的是,随着全国上下持续加大电子商务建设力度,越来越多农特产品“乘网出村”,贫困群众的“钱袋子”越来越鼓。“互联网+”的发展,为脱贫攻坚夯实了根基。

聚合“网动力”,坚决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已经达到8.54亿,互联网普及率也达到了61.2%。在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我们更应深入发掘互联网和信息化在精准脱贫中的潜力。聚合“网动力”,憋住一口气、铆足一股劲,把短板补得再扎实一些,把基础打得再牢靠一些,我们也一定能够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如期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秦河)

林若希家在武汉市洪山区,从祖辈到孙辈一家九人,七人确诊新冠肺炎住院。和孩子一起在家隔离期间,若希也出现干咳,2月13日经CT检查为左肺上叶肺炎。

针对目前照护不足的现况,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志愿者,建议开启一些幼儿园、养老院来对独留家中的老人、孩子进行集体隔离,也能有专人照顾起居。

看到若希妈妈的求助信息后,志愿者们连夜和武汉市儿童医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协调到凌晨4点,最终入住医院。

年纪太小的孩子,无法自行照料,照护问题或更为迫在眉睫。

按志愿者彭琳淞的经验,现在的护工很难找,一听是要去照顾密切接触者都被拒绝,不过很多武汉当地的志愿者看到求助帖后,会主动联系孩子家人提供看护帮助。

张丁文表示,碰到年龄较小的孩子,同时又是密切接触者,他们会和社区工作人员协调,将孩子送去儿童医院或妇幼保健院,但是一般医院会要求有一个健康的人来照顾婴儿。

除了生活照料,对这些因家人隔离收治而独居的儿童来讲,心理疏导也非常重要。一名志愿者表示,家人不在身边,很多孩子没有安全感,隔离中与人沟通也不多,更需要专业的心理团队进行安抚和疏导。

修筑“珍爱路”,助力扶贫攻坚

帮助超过4.1万人寻找自己的幸福

18:30-20:00  2021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迎春晚宴(定向邀请)

1月30日,86岁高龄的闻玉梅院士参加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系列新闻发布会时,坚定地表示:“大多数的流行病学专家、病毒学专家、临床学专家都认为疫情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传染病把某一个国家的人打倒,它总是有一个过程或者有一个恢复期。”

(文中小宏、明明、方方、张令、夏芳、宋澜、林若希、崔丽均为化名)

在了解到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中出现严重的医用口罩紧缺现象,闻玉梅院士立即建议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育部/卫健委医学分子病毒学实验室易志刚副研究员与公共卫生学院阚海东教授一起进行“安全、快捷再生一次性医学口罩”的实验研究。从1月31日开始,团队通过夜以继日的努力,仅用7天就完成这项实验研究。

据了解,在病毒实验中,科研人员用活流感病毒模拟冠状病毒,在安全实验室内,将细胞培养的病毒定量后滴在口罩上,人工造成污染。经用烘箱或热电吹风处理后,再取口罩表面的病毒进行细胞培养,观察病毒引起的细胞病变及定量检验病毒核酸。

就张丁文所了解,志愿者们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家中老人孩子无人照顾的情况,“这些密切接触者送到亲戚朋友家会很危险,送到酒店或方舱医院又没专人照顾。”

求助信引起了很多网友关注,武大校友会志愿者郑先生、南京市秦淮区新叶公益服务中心社工何培蓉跟其他志愿者组建帮扶小组,为小宏奶奶办好了入院手续。

11岁的方方,也独自留守家中。

张令一家住在武汉市江夏区职中社区,丈夫在广州工作,家中六旬父母先后确诊后,她也发烧,“当时我有两个心结,一是无法入院治疗,二是就算入院,可明明谁来照顾?”

但孩子需要有一个健康人来照顾,由于找不到护工,彭琳淞只好将照护信息发到武汉本地志愿者群中。两个小时内,有近20名志愿者联系了他,最后确定了有照护经验的两名志愿者来照顾若希。

全民战“疫”,数字技术作用明显、“互联网+精准脱贫”大放异彩。比如,2月15日就被称为史上规模最大“村播日”,共有1万名农民主播集体在淘宝直播卖菜。截至3月5日,淘宝天猫也已经为全国农民售出1.8亿斤滞销农产品。一个月以来,阿里巴巴更是为超过20个省份的农民实现复工并开通农产品销售专线,其中也包括难中之难的湖北。桩桩件件也都足以表明,在决胜脱贫攻坚方面,互联网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居委会了解小宏的情况,此前一直帮忙接送小宏和奶奶去医院,郑先生因小区封闭管理无法帮忙照顾小宏时,居委会派出社区工作人员对接郑先生的工作,带着他给奶奶送生活用品。不过居委会工作人员称,目前已有几位工作人员被感染,工作太多,他们忙不过来,没法派专人帮忙照顾孩子,只能建议到隔离酒店居住。

虽事后证实其母也在家另一间房隔离,但疫情之下,这些因家人被收治、隔离而独自留守家中的孩子们,已经引起了大众的关注和担忧。

社区工作超负荷,“留守儿童”应集中照料疏导心理

2月4日,这段标注为“全家被隔离,只有小女孩一个人在家”的视频,被众多网友转发,很多网友说都不想看第二遍:看得眼泪直打转,揪心般疼。

2021年1月12日,中国母基金第六届辋川论道将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举行。本次活动由融中母基金研究院主办,届时将由专家顾问委员会以及30余位特邀嘉宾就“产业引导基金”、“天使母基金”、“S基金”等相关主题进行深入探讨、交流。辋川论道迄今已经举办了5届,在挥别不平凡的2020年之际,期待中国母基金精英围炉论道,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是一个标志性指标。在14亿中华儿女不懈努力下,贫困人口已经从2012年年底的9899万人减到2019年年底的551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0.2%降至0.6%。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时期,吹响了向绝对贫困发起最后总攻的冲锋号。

何培蓉称,新叶公益正尝试发起孩子救护项目。项目设想为,如果无人照护、家人授权同意照顾的孩子,他们会进行照顾,每日量体温和照护,如果服务开展顺利,可包下一座宾馆作为“简易方舱”,集中和分类照料。

除夕刚过,小宏的奶奶就出现了发烧症状,医生诊断为高度疑似新冠肺炎,但床位紧张无法住院治疗。2月4日,奶奶病重,不知所措的小宏,委托朋友写信求助:“爷爷已离世,我和奶奶相依为命。试了所有求救方法都没用,我太怕了,不想成为孤儿,跪求你们救救我奶奶!”

疫情之下,街道、社区仍是照料留守老人、孩子的主要力量。志愿者更多的工作,是搭建起患者和社区的桥梁、传递信息、辅助照护。

方方是密切接触者,不能送到亲戚朋友家,因方方无人照顾,妈妈宋澜一直没能放心去住院。与沟通之后,社区给了她两个方案,一是如果孩子能自己安排妥善,宋澜就能去方舱医院入住,二是她和方方一起入住到附近用于隔离密切接触者的酒店。但宋澜作为确诊患者,在酒店无法便利获得复诊和常规吃药,让方方一个人住酒店隔离,又担心交叉感染,最终她选择让方方留在家中。